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侯卫东说士

测绘人生地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特务政治的始作俑者——由“告密”想起  

2015-05-10 18:51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标签:

杂谈

特务政治系统化的端倪,早在2200年前已经浮出水面。一份事关君主掌控臣子的秘笈,亦即韩非《内储说上七术》和《内储说下六微》,基本上是一本“特务手册”。

“储”是积储之意,“说”即历史、传说故事。两篇文章都是开宗明义,先简明扼要地提出论点,叫做“经”,然后旁征博引详加阐述,即是“说”。一路读下来,你会发现正文的不少故事早有耳闻,倒也说不上什么新鲜。但这些故事一旦被韩非分门别类地调度布局在他特有的法、术、势的论点之下,故事就被激发出新的内涵,使得鲜明的观点和丰富的思想相得益彰,产生令人信服的效果。

“主之所用也七术,所察也六微。”文章的起句,就能表现出韩非的洞察和概括能力。所谓“七术”,也就是君王控制臣子的七种策略——

一是“众端参照”,这是一种考察机制,有兼听则明的意思,也就是通过各种方面的观察、参照,来验证臣下的言行;

二是“必罚明威”,就是运用惩处机制,一定要惩罚那些犯错误的人来树立君主的权威;

三是“信赏尽能”,即建立激励机制,在奖励方面要守信用,鼓励那些有才能和取得成果的人;

四是“一听责下”,有点类似民主议政,就是一一听取臣下的意见然后再进行分析评判;

五是“疑诏诡使”,这是非常厉害的一条,它叫君主表面上和一些人亲近,让他们长期在自己身边工作,但是不给他们任务,别人感觉这些人是受了秘密指令,所以做坏事的人就会害怕,心里疑心不敢胆大妄为

六是“挟知而问”,一个考察臣子忠诚度的致命“杀招”,就是用已经知道的情形来询问臣子,看看他怎么说,以此核查臣子的态度,虚虚实实之间,借以了解各种隐情;

七是“倒言反事”,就是采取正事反说的策略,以获得臣子的真实态度。

“六微”是提醒君主必须明察和防范的六种微妙隐情——

一是“权借在下”,即臣子掌握大权;二是“利异外借”,因为君臣利益不同而臣下借用外力谋私;三是“托于似类”,臣下以类似的事情蒙骗君主;四是“利害相反”,即君臣的利害关系彼此不同;五是“参疑内争”,臣权超越本分引发内部争权夺利;六是“乱国废置”,由敌对国家插手本国大臣任免。

韩非的高论白纸黑字,这个口吃的思想家,一言不发的贵族公子,为什么心机如此之深,目光如此犀利,内心世界竟然充盈如此丰富的诡诈之术?并非因为他内心原本如此黑暗,而是出于他真实的信仰。

被动的行动,一向是生气勃勃思想家的大忌。在战国末年的思想版图上,韩非的思想自成雄峰;在思想和文字的碰撞中,他也一直扮演着智者的角色。他留下的寓言故事至今还让我们津津乐道,像滥竽充数老马识途自相矛盾等等。自圆其说,见解独到,这方面的本事,韩非轻车熟路,很少能有士子望其项背。

法、术、势,韩非的理论理论武器是一柄三合一的利剑,十年磨一剑,韩非用心血打造这柄剑,不是自己的私物,而是为帝王定制的利器——这也是他特务政治的理论基础。

        一生都在努力向君主进献自己的学说,却没有被国家权力的重用,韩非的人生浩叹收录在其和氏篇中。借和氏献玉璞反遭砍脚的冤情故事,他痛感法术之士不遇明主的遭遇,继而从法术者前辈吴起、商鞅的不得善终,道尽了内心的愤懑和前程的坎坷。

        怀揣“和氏之璧” 敬献明主,不畏艰难险阻、甚至不惜生命,韩非通过一则寓言表明了自己的心迹。

“和氏之璧”,也许是打开韩非内心世界的一把钥匙。

        毫无疑问,韩非执意要把自己的“和氏之璧”——原创性韩氏法术学说献给生他的国家——而韩王是国家意志的唯一体现。根据他的主张,只有卓越的“人主”掌握绝对权力,并通过有效的“法术”,才能建立有效的政治秩序;显然,韩非失落在于,自己身负“法术”秘笈,为变法屡屡上书欲将全身绝技敬献韩王,谁知自己却遭遇和氏的命运:韩王看不到“法术”的价值,对韩非并不领情,更谈不上重用。

    东方不亮西方亮。韩非,一枝开在韩国的奇葩,竟让嗅觉灵敏的秦王闻到了香味。此后,韩说与专制社会如影随行。

“故明主之国,无书简之文,以法为教;无先王之语,以吏为师;无私剑之捍,以斩首为勇。”这是韩非对“理想社会”的勾勒——以全民学“法”运动禁止书籍的传播,以政府官员的训诫禁止“先王之语”(历史记载),以动员民众对敌作战但禁止私带兵器。韩非的理想同样来自于他的“第一反应”,来自他法家思想家的极端立场。“儒以文乱法,侠以武犯禁”,是他的基本判断,而这个基本判断的背后,是他对专制政权效率的推崇,以及对民心民意无情的打压。至于如何压制驾驭老百姓,韩非总结的“禁奸之法”,也有上中下三策,“太上禁其心”,这无疑是最佳办法,让你的心不要乱想,实际上就是控制思想,管住大脑的思维——古人习惯把头脑的工作叫做“心”;“其次禁其言,其次禁其事”,这好理解,就是不许乱说,不许乱动(只做律令允许说的话做的事)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3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