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侯卫东说士

测绘人生地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李斯与韩非:同门之争的秘密  

2010-01-08 15:33:22|  分类: 士时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论及师承或是论及政治主张,尤其是不法先人而力主严刑峻法和决绝态度,李斯和韩非是一路人,所以后世通称他们是法家。一位是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,一位践行法家思想的实务大臣,两人之间的不容,到底出于什么原因,又兆示着什么?

相对一般的士子,李士子和韩士子早已登上了一个新台阶,迎来了一个新的境界:他们不再满足表达主张、发表议论,因为他们是掌握“帝王之术”的“法术之士”,有参政、辅佐君王的强烈诉求。二者的不同之处是,李斯出身低微,没有精神负担,对自己的祖国楚国看不上眼,慷慨陈辞、毅然决然地告别老师荀子,投奔国力强盛的秦国,走上了良禽择木而栖的阳关大道。而韩非也一定懂得贤臣择主而事的道理,但他出身不同,乃公子贵族,身上有王室血统,流着韩门的血便生是韩国人死是韩国鬼。面对胸无大志的韩王,韩非退而求其次,提出国君即便能力一般照样可以治理国家的理念,但有一条底线,那就是只有通过“抱法处势”的方略,才能达到治国的效果。

一旦结束“士无定主”的闲云野鹤生活,一旦确立自己的政治归属和阵营,同学情同窗谊自然不值一提,武将如孙膑、庞涓如此,文士如李斯、韩非亦然。

一为秦国重臣,一为韩国王室子弟,加上两人都是“国家建设”和强权秩序的鼓吹者,于身处交战国的国家利益而言,在战时的特殊情势下,二人的天然分歧不足为怪。

战国末期是士阶层人生地貌形成并迥然纷呈的时期。相比孔子和孟子坚守信仰的山地气质,作为心情急迫的“入世者”,李斯和韩非,都属于“下游型”河流气质的“知识分子”。他们都积蓄了主动出去的能量,顺势而为毫无羁拌;他们都不甘寂寞,可以冲垮脆弱的堤岸,奔向来自低处的引诱和召唤。略有不同的是,韩非因为身份和性格的原因,在河流中还呈现出了一种“孤岛”性情;而李斯的河流气质更加典型和纯粹。

    所以,李斯和韩非不仅是同门,更是同一类型的“知识分子”,二人之争,特别具有样本意味。

试想当时咸阳,不排除李斯和韩非把酒言欢,但那只限于接待韩国来使的外交礼仪。如若韩非朝上议政,不由李斯不高度敏感,在鸡蛋里挑骨头,然后上纲上线寻找杀机。

所以从韩非到咸阳开始,无论秦王是什么态度,李斯和韩非的角逐已经开始,这是士争的第一步:从政治上先把你搞臭;也只有政治,才能痛快淋漓地置人于死地。

当然,一向老练的李斯不会主动挑起事端,也不会鲁莽地败坏秦王的兴致,大凡的士争都是不着痕迹,暗藏玄机,一旦发动,理由也是冠冕堂皇。作为早已入仕,涉足政坛多年的士子代表,李斯深谙其道;相比之下,一直有参政愿望而无行政之实的韩非,则显得书生气十足。

对于韩非入秦后,给政坛带来的种种论争,《史记》中只字未提,《战国策》和《韩非子》中披露出大致脉络。司马迁舍弃这段材料,是出于不信,还是觉得无关宏旨?

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是,身为韩国使臣的韩非来到秦国,是否肩负着破坏秦国战略的秘密使命?破解这一谜底,《史记》里倒有蛛丝马迹,说的是李斯向秦王建议首先拿下韩国,以此来恐吓其它国家,于是秦王派李斯出使韩国。韩王为此而担忧,就跟韩非谋划如何削弱秦国——

韩王患之,与韩非谋弱秦。

这句话很关键,它表明韩非颠覆秦国的行动并非空穴来风;也就是说,李斯等人后来对韩非的指控并非“莫须有”,那也就不能判定为“陷害”。

但司马迁叙述大有“文章”,其笔法或可称之为高明或可说留下了破绽,因为这一小段的记载,年代显得含混,让人弄不清楚:韩王君臣这一次的“弱秦”计划,是否与韩非在公元前233年的出使有关。

司马迁可以含糊其词,而李斯、姚贾之辈,在这个问题上却绝不会有半点马虎。

韩王“弱秦”,并非是他们自不量力的主观臆想,他们曾留下案底,有过“不良记录”。秦国人并不健忘,在十来年前,曾出了一个轰动朝野的“郑国间谍案”。郑国不是国,他是一个人,是韩国的一流水工。来自近邻的这位水利工程专家,受韩王指派,游说秦国在泾水和洛水间,穿凿一条大型灌溉渠道。表面上的理由好听,说是可以发展秦国农业,真实的小九九,是要耗竭秦国实力,实现其“疲秦”目的。

人算不如天算。间谍案东窗事发之后,审时度势的秦国政治领袖并未停下这项宏伟的水利工程。他们采取优待“俘虏”的宽大政策,继续重用郑国,终于修成了郑国渠,让强大的秦国又拥有了新的粮食生产基地——关中粮仓。坏事变成了好事,“弱秦”演变成强秦,那是秦国的造化。但秦国的“政治记忆”,不会让韩国使坏的印象一笔勾销。

所以韩非一到秦国,就会被警惕的眼睛注意着。而法术之士的眼光,从来都是直取一个人的思想动机,策略是——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93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