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侯卫东说士

测绘人生地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韩非是狮子座吗?(韩非之死/5)  

2010-01-03 13:36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韩非的星座大抵是狮子座。

以我一知半解的认知,狮子座的人最具权力欲望,最霸道;因为理想高远和才华出众,希望受人瞩目并引为自豪;长期处于任人恭维的态势和期待中,拥有过分敏感的自尊心。

当然,以上判别只是一种含混的推测,属于胡适先生所说的“大胆设想”。接下来的“小心求证”,要透过史书上的信息和其他遗存的文字,或许能看到他的性格特征和狮子座颇多契合之处,比如——

诸事敢于发表自己的独特见解;

有较浓的哲学、宗教意识;

善于说服和引导别人到自己的轨道上来;

过高地估计自己的优势,易走极端;

不宽容任何错误,等等。

罗列了这些性格特征之后,我们一起来看韩非的“咸阳上书”及其前后的言行举止,一起求证,韩非是否落入狮子星座的运程宿命之中。

秦国向何处去,在当年的咸阳王宫,它是一个特别突出的话题。秦王嬴政的议事圈里,既定的策略是动武和间谍活动双箭齐发,而兵锋所指的第一个国家便是韩国,这是以李斯为代表的秦国政坛主流观点,在朝内几成共识。

大势之下,韩非提出先打赵国的策略,因为赵是处于四国之围的“中央之国”,有其特殊的战略意义。他的不合时宜,他的较真,难免犯了众怒,也让论敌找到了置其于绝境的突破口。

二是对人事的议论。韩非在秦王面告了大臣姚贾一状,认为姚贾利用办外交搞间谍的机会,擅自动用大笔“机要费”,不为国谋利而是为自己在国外拉关系。接着翻出姚贾的档案老底,说他出身低贱,父亲是一个看城门的下等人,自己当过小偷,属于别人驱逐的货色。如此揭人老底,看来韩非已做好了和姚贾翻脸的准备。

以满足一已之私利而损害国家利益,其人品出身污点斑斑,韩非弹劾姚贾的两条理由都很厉害。或许在韩非看来,有这两项指控,干倒姚贾这个下三烂不成问题。

可以想见,秦王闻言一定不快。但他并没有因为大怒而乱了分寸,放弃调查研究。而是召来姚贾当面质问,给姚贾申辩的权利。

作为从社会底层混出来的外交大臣,姚贾对答如流自在情理之中。他当然会说花重金拉关系,是为国“公交”而非“自交”,是分化敌人阵营的既定国策,是列入财政预算中的有效“投入”。对于出身问题,他旁征博引,以古论今,以一个个鲜活的例子批驳了反动的“血统论”。大意想说出身低微没有办法,但它绝不会影响有志之士对革命道路的选择。

该说和都说了,有理有据。没准,他还巧借申辩之机而大倒一番苦水,让秦王更加宠信呢?       

比还姚贾清白更重要的,还是先打谁的问题。先取韩国还是赵国,表面上是军事话题,但在举国进行战备动员的秦国,那些谋臣士大夫,完成可以把它巧妙地过渡成大是大非的政治敏感问题。更何韩非还是韩国使臣,他的酣畅淋漓的议论,不会使自己超脱成局外人。按屁股决定脑袋的习惯思维,他的献计献策一定是包藏祸心。

一仗还没结束,韩非已经落了下风。

以一息之念义无反顾,哪怕一意孤行,或者坚守内心原则而不计不想后果,理想主义者如韩非,完全可以以决绝之态不流世俗。但过度孤傲和自信,会带来对对手实力和阵营认识的局限,而举措失当的后果是——失去招架之术。

在韩非主动出击,以及在韩非和姚贾的口舌官司进行之时,一位有心人一直按兵不动,当然他在等待着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”的时机。而这一只狡猾的黄雀,正是韩非的同学李斯。

李斯是搞法律工作的,他不会满足从口头上告某人一状去获得小人得志的快感。他要通过法律途径置人于死地而后快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待续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69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